坚持政府主导

2020-05-26 00:57

“在新常态下创新区域合作机制,安徽应该积极作为、主动担当。 ”在省政协委员朱新中看来,安徽作为长江经济带上的重要节点,理应抢抓机遇、找准定位、发挥优势、重点突破,从而为我省经济发展和转型升级提供新动力、拓展新空间。长江经济带各省市政府也要加快实行简政放权,为社会组织的发展拓展新的空间,鼓励支持社会组织依照法律法规和章程独立自主地开展活动,通过政府职能的转移推进社会组织的本位回归。要重点推进组建若干个区域性行业协会,在政府与企业合作平台外开辟“第三合作平台”,进一步破除 “行政壁垒”,在更宽的领域推进长江经济带一体化发展。

7月10日,中车长江铜陵公司员工正在压装出口印度轮对。近年来,该公司加大国际市场开发力度,先后与美国、印度、巴基斯坦、阿根廷、南非等国家签订产品生产协议,首批 360条印度轮对订单已经完成,追加的 840条轮对已进入排产计划,另有5000条轮对订单正在洽谈中。查从庆 黄春山 摄

民建安徽省委认为,苏浙沪皖之间产业分工合作由于 “行政壁垒”导致资源流动较弱、产业布局分散且同质化严重,区域利益协调难与合作机制建立难并存。建议推动完善“长三角”地区合作与发展联席会议制度,建立配套的法律法规或部门规章来规范地方政府行为。完善流域规划协调体系,探索口岸、港口资源整合机制,鼓励组建一批区域性中介组织,深化企业层面的磋商和合作机制。加强苏浙沪皖地区的产业互嵌,加强行政体制改革,激发市场主体和社会活力。

台盟安徽省总支调研发现,去年全省rd(研究与试验发展)经费支出408.7亿元,比上年增长16.1%,但与发达地区相比仍然不足。建议进一步加大相关经费投入,设立新兴产业创业投资基金,对新兴产业加大支持力度。科技创新具有投入大、周期长、风险高等特点,许多事情单靠企业的力量和资金实力很难做到,亟待政策支持,将机制和载体建设好,把激励政策落实好,解决产学研结合松散问题,建立由市场决定项目设立、经费分配和成果评价的机制。

王可侠说,在产业融合升级上,新常态下的产业关联性不断增强,产业边界也相应模糊,这有利于把相关产业的技术、工艺和资源,在新技术手段和观念指导下按新的市场需求融合重组。在创新支持上,融合升级不但需要技术创新,同时需要产业组织、文化和制度等多方创新融合配套。因此,安徽在确立主导产业时,要充分考虑产业融合力,融合力越强的产业越能成为新产业发展的增长极。作为资源和传统产业比重较大的省份,安徽的产业水平升级不能单纯以新产业取代旧产业,而要通过融合把新技术和新生产方式渗透旧产业,推动传统产业的创新发展和结构优化,增强竞争力。

“长江沿线港口是长江航道上的关节和枢纽,要实现长江水道的畅通和高效,港口建设是关键一环。 ”九三学社安徽省委调研发现,我省港口发展尚未形成合理分工格局,相邻行政区域间港口规划孤立,区域内分工协作与差异化发展不足;港口功能布局、产业结构趋同,重复建设、资源浪费和内部恶性竞争现象严重。建议抓紧制定港口布局规划,打破区域、所有制、行政隶属等界限,促进港口资源整合,多层次多渠道推进我省港口集群建立。

省政协常委徐业志表示,不仅要加强与省内外港口间的合作,还要加强与铁路之间的“港铁联盟”、与航运之间的“港航联盟”、与内陆城市“无水港区”之间的“港区联盟”,从而形成系统化的广域物流供应链的战略联盟。建议选择安庆、池州、铜陵、芜湖、马鞍山五大货物集结点建立物流中心,继续加快港口码头支持保障系统建设和港口现代物流的载体建设,构筑以现代综合交通体系为主的物流运输平台,以通信及网络技术为主的物流信息平台,以引导、协调、规范、扶持为主的物流政策平台,通过设立出口加工区拓展港口业务,通过发展港口物流,促使我省物流企业向现代物流方向发展。

当涂县政协建议,坚持政府主导,进一步提升创新发展水平,在推进创新体系建设、加大政策扶持力度、营造科技创新氛围方面做文章。坚持企业主体,进一步增强企业自主创新能力,在加强科技创新、推进合资合作、深化产学研合作方面发好力。坚持项目带动,进一步壮大新兴产业规模,做到科技创新与招商引资相结合、科技创新与项目建设相结合。坚持人才引领,进一步提升创新发展支撑能力。依托开发园区、高新技术企业和科研机构,着力引进高层次科技人才和管理人才。

长江是货运量位居全球内河第一的“黄金水道”,长江通道是我国国土空间开发最重要的东西轴线,在区域发展总体格局中具有重要战略地位。我省如何依托这条黄金水道,进一步做活港口航运业,是政协委员们共同关心的话题。

省政协专题调研组自今年3月以来,先后深入合肥、马鞍山、芜湖、宣城、铜陵、安庆、池州等市调研。从调研结果看,各地已经开始产业转型发展,但高端产业集聚水平偏低。仅有家电产业集群上升为全国三大家电基地之一,其他产业集群规模不够大,对相关产业带动作用有限,辐射半径受限制,集聚效应和带动作用都不够。

“把安徽打造成长江经济带重要战略支点,离不开科技引领和创新驱动。 ”省政协委员崔执凤表示,要顺应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趋势,坚持制度创新、科技创新,推动重点领域改革先行先试。健全技术创新市场导向机制,增强市场主体创新能力,促进创新资源综合集成。推动沿江产业由要素驱动向创新驱动转变,大力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,加快改造提升传统产业,大幅提高服务业比重,引导产业合理布局和有序转移。

“把安徽打造成长江经济带重要战略支点,归根到底要靠产业发展来支撑。 ”省政府参事、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王可侠认为,安徽是“长三角”经济圈中唯一位于长江中游和中部的省份。相对东部,我们有资源优势和更大的发展空间;相对中西部,我们有对外开放和承接先进生产力的优势。如何运用好这些优势,需要准确定位产业发展方向。

“长江经济带一体化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,苏浙沪皖合作发展逐步深入,但当前机制体制创新滞后于制度合作的迫切要求。 ”民建安徽省委表示,当前四省市在区域整合优势发挥、产业同构、市场分割、资源合理配置、基础设施衔接、环境保护、人口综合管理等方面存在问题,需要政府从制度层面来协调解决。

民进安徽省委建议,依靠重点地域城市的区位优势、市场优势、人才优势,重点承接发达地区与本区域优势相关的产业,突出本地区的特色,使我省在承接产业转移过程中形成自己的产业优势。从本地区优势产业出发,引进发展一批与现有产业关联度高的企业,形成一整套的产业链。着力壮大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主导产业。贯彻国家主体功能区规划和生产力布局调整规划,发挥区域比较优势,紧紧抓住“长三角”“珠三角”产业转移机遇,充分利用长江岸线资源和黄金水道作用,大力培育适宜临港腹地发展需要的产业,合理布置沿江临港工业产业体系。

党中央、国务院作出的建设长江经济带战略部署,为我省加快发展提供了重大历史机遇。省政协紧扣这一主题,专门召开资政会,组织广大政协委员和相关专家积极议政建言,推动我省长江经济带建设各项任务更好落到实处。

;